卡瑪拉哈里斯—第一位亞裔女性副總統

卡瑪拉哈里斯

目錄

美國第 49 任副總統—第一位亞裔女性副總統

卡瑪拉·德維·哈里斯(Kamala Devi Harris),出生於1972 年 2 月 4 日,她是美國政治家和律師,是美國第 49 任副總統、美國歷史上級別最高的女官員,也是第一位亞裔和非裔副總統。作為第一位亞裔女性副總統,哈里斯是第一位擔任這一職務的女性。

哈里斯是一名在上大學的學生,也是在社會上積極的活躍人士。她的母親是猶太綜合醫院的癌症研究員,曾在麥吉爾大學工作。她和她的姐姐曾經成功的領導了一場反對禁止兒童在他們公寓大樓的草坪上玩耍的城市政策的示威活動。高中畢業後,哈里斯就讀於華盛頓特區的霍華德大學,主修政治學和經濟學。她是姊妹會 ( Alpha Kappa Alpha)的成員,也常積極參與校園社區。而她從華盛頓特區的霍華德大學獲得政府學位後,她和姐姐瑪雅一起在舊金山的法學院學習。之後她訓練姐姐朋友的孩子,兩人成了城市街頭的常客。

成為副總統的使命

自成為副總統以來,哈里斯一直專注於解決移民問題和移民面臨的更廣泛問題。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任職期間,她曾代表移民和難民發聲。她特別監督移民拘留中心的條件。因歷史並沒有亞裔女子當過美國副總統,因此她需要證明自己的政治資格且決心才能贏得提名。

卡瑪拉哈里斯
卡瑪拉哈里斯

雖然喬·拜登的前助手為他辯護,但她的新職位可能是她將擁有的最糟糕的機會,因為爬上這個位置並不容易。而且白宮很可能不會犯類似的錯誤。且總統的高級幕僚喬·拜登是民主黨的政治棋子。兩人都可能面臨同樣的挑戰,那麼為什麼不讓哈里斯成為這種情況呢?即將舉行的副總統競選對所有相關人士來說都是具有挑戰性的。

在她的第一年,哈里斯並沒有打出讓她的選民滿意的電話。而且,她已經參加競選活動很長時間了,但她還缺乏政治維護來使她當選機會增加。例如,一位資深助手甚至沒有打電話給選民來支持他們。兩人之間缺乏聯繫,這對她的支持者產生了負面影響,所以他們在她任職的第一年就感到與世隔絕。
哈里斯的另一個問題是她對醫療保健的不一致立場。她聲稱支持廢除私人醫療保險,但後來改變了立場。之後,她發布了一項包括私人醫療保險的醫療保健計劃。她還對自己作為檢察官的背景感到害羞,這可能導致她被貼上了種族主義者的烙印。這種刻板印像也使她成為民主黨種族相關政策的更好候選人。
白人社會對種族的看法對哈里斯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儘管她不是黑人或南亞人,但她仍然擁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她的血統和種族對她來說可能不會被視為問題。種族分歧是她作為總統候選人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如果她當選為美國副總統,她很可能會因為她的種族而面臨偏見和歧視。
2010年,哈里斯的父母離婚,她在伯克利長大。她在小學一年級時被送往千橡小學。在此期間,加州第二任地方檢察官特里·麥考利夫 (Terry McAuliffe) 很難融入她的學校。小時候,她被迫參軍,打了一場內戰。然而,在她母親去世的時候,她的父親還活著,而她的母親還活著。
父母離婚後,哈里斯在伯克利由母親撫養長大。五歲時,她被送到一年級。儘管是黑人,但她是一所混血學校的學生。在她的第一次選舉中,她還穿了一件“黑色”襯衫。她的白人朋友,包括她的祖母,對她的生活影響很大,並幫助她成為了一名地區檢察官。對她的種族、背景和政治抱負的刻板印象塑造了她成為一名成功政治家的道路。</p是美國政治家和律師,是美國第 49 任副總統。她是美國歷史上級別最高的女官員,也是第一位亞裔和非裔副總統。作為第一位亞裔女性副總統,哈里斯是第一位擔任這一職務的女性。本文將探討哈里斯在她的職業生涯中的一些成就,以及她對未來的計劃。

自成為副總統以來,哈里斯一直專注於解決移民問題和移民面臨的更廣泛問題。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任職期間,她曾代表移民和難民發聲。特別是,她呼籲更好地保護夢想者,並呼籲更好地監督移民拘留中心的條件。副總統不是第一位非裔美國副總統,她需要證明自己的政治資格才能贏得提名。

雖然喬·拜登的前助手為他辯護,但她的新職位可能是她將擁有的最糟糕的機會。白宮很可能不會犯類似的錯誤。總統的高級幕僚喬·拜登是民主黨的政治棋子。兩人都可能面臨同樣的挑戰,那麼為什麼不讓哈里斯成為這種情況呢?即將舉行的副總統競選對所有相關人士來說都是具有挑戰性的。

白人社會對種族的看法對哈里斯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儘管她不是黑人或南亞人,但她仍然擁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她的血統和種族對她來說可能不會被視為問題。種族分歧是她作為總統候選人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如果她當選為美國副總統,她很可能會因為她的種族而面臨偏見和歧視。

2010年,哈里斯的父母離婚,她在伯克利長大。她在小學一年級時被送往千橡小學。在此期間,加州第二任地方檢察官特里·麥考利夫 (Terry McAuliffe) 很難融入她的學校。小時候,她被迫參軍,打了一場內戰。然而,在她母親去世的時候,她的父親還活著,而她的母親還活著。

父母離婚後,哈里斯在伯克利由母親撫養長大。五歲時,她就被送往一年級。儘管她是一名黑人,是一所混血學校的學生。而在她的第一次選舉中,她還穿了一件“黑色”襯衫。她的白人朋友,包括她的祖母,對她的生活影響很大,並幫助她成為了一名地區檢察官。對她的種族、背景和政治抱負的刻板印象塑造了她成為一名成功政治家的道路。

寶瀛 娛樂城 專業賽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