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為喬丹的「Flu Game」帶來了 4 名粉絲

A VPN is an essential component of IT security, whether you’re just starting a business or are already up and running. Most business interactions and transactions happen online and VPN

目錄

《命運》為喬丹的「Flu Game」帶來了 4 名粉絲
由 DOD photo by D. Myles Cullen – http://www.defense.gov/dodcmsshare/newsphoto/2014-04/hires_140417-D-VO565-002c.jpg, 公有領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9252469

菲特對喬丹「Flu Game」的描述、他與麥可·喬丹的關係,以及更多內容將在這篇文章中披露。 MJ被抬出球場的畫面、費特與喬丹的關係也將特別強調,而且正如標題所示,網路上不乏喬丹的傳說,從訓練師的故事到MJ被抬出球場的畫面,菲特將4位球迷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討這一個重大事件。

「Flu Game」的描繪

在菲特對麥可·喬丹「Flu Game」的描述中,麥可·喬丹的疾病並不是他成名的唯一原因,這部電影是對英雄主義的驚人展示,有時甚至是徹頭徹尾的搞笑。雖然實際的「Flu Game」是一個真實的食物中毒案例,但這部電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說明如何以娛樂的方式描繪名人的疾病。

「Flu Game」已經成為麥可·喬丹遺產的一個標誌性部分,流行文化和體育訪談節目對其進行了廣泛的報導。事實上,這個故事已經出現在電影《最後一舞》中,是根據「Flu Game」的事件改編的,而如果你對MJ患病的真實故事感興趣,你可以從菲特那裡了解更多。

喬丹的訓練師的故事

麥可·喬丹在25年前拍攝的「Flu Game」,有一個淒美的背景故事。原來的球員中有四個是喬丹的朋友,這四個人以球迷身份重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這個背景故事改變了當晚的焦點,切斯、他的父母和隊友們都希望爵士隊能在壓哨投籃中獲勝,但喬丹對「Flu Game」有計劃。

「Flu Game」是在一個真實的環境中拍攝的,包括在比賽前為喬丹提供的披薩。儘管喬丹從未感染過病毒,但他的表現鼓舞了他的團隊和球迷。在這部紀錄片中,四名球迷聚集在一起,重現了這一事件;雖然該事件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但一些人仍然質疑喬丹是否真的得了流感。

菲特與麥可·喬丹的關係

在他的籃球生涯中,菲特與麥可·喬丹感情很好,他還以他的名字為兒子命名。喬丹和菲特關係密切,菲特經常稱他為「世界上最好的人」,但關於菲特和喬丹的關係,也有一些有趣的故事。菲特與麥可·喬丹在1985年認識,當時喬丹還是個少年,兩個人在同一個鎮上長大,並一直是朋友,他們最終搬到了拉斯維加斯,在那裡菲特成為了喬丹的訓練師。

克雷格·菲特是猶他州一家必勝客的前助理經理。他說在1997年NBA總決賽之前,曾親自給麥可·喬丹送過一個披薩,這引發了人們對披薩是否被加料的猜測,菲特否認了這些指控,說他親自為喬丹送去並製作了披薩。在接受1280 The Zone的採訪時,菲特聲稱他與喬丹的關係並不像表面上那樣糟糕。

MJ被抬出球場的圖片

《命運》讓4名喬丹球迷一起參加「Flu Game」,描述了一個年輕人如何患流感並讓他的教練為他披薩的故事,這個故事使喬丹看起來比實際情況更糟糕,他承認他吃了一整個糟糕的披薩。但電影彌補了這一點,使喬丹在最後看起來更加令人喜愛。

這部電影的靈感來自一個真實的故事。 1997年,喬丹參加了一場通常被稱為「Flu Game」的比賽。雖然他沒有生病,但他的隊友肯·布萊克生病了,他一直保留著那場比賽的門票,以提醒人們那晚發生的事情,而這並不是發生在那晚的唯一故事。

「Flu Game」後的照片

「Flu Game」在籃球世界中喚起了許多畫面。麥可·喬丹不僅在他的職業生涯中第一次缺席,而且媒體在比賽中把他描述成了流感病人;實際上,麥可·喬丹只是食物中毒,並沒有患流感,然而媒體很快就給他的病貼上了「流感」的標籤,儘管他之前只打了幾天的比賽。

「Flu Game」將作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籃球時刻之一,而載入歷史。作為一個牢不可破的傳奇,喬丹的流感比賽將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雖然他在比賽前有類似流感的症狀,但他不顧身體不適,努力在總決賽中打球。最後他打了44分鐘,得了38分。

~點此查看更多相關文章~

寶瀛 娛樂城 專業賽事分析